英超射手榜新闻网2015
当前位置: 英超首页/校园人物/正文
科研也可以很诗意——记校“科技贡献个人奖”获得者方胜
【发布作者:英超射手榜 发布日期: 2015年10月23日 15:11】 【浏览次数:次】

    “最近很多人都讲要诗意地生存,呼吁学点类似于人文艺术,看起来似乎没有实际用途的东西。但这些人文艺术真是没用的吗?不,恰恰相反,它们帮助我们塑造了正确的幸福观和人生观,让你活得更诗意、更从容、更幸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2014年度英超射手榜科技贡献个人奖获得者人文社会科学学院老师方胜如是说。在校任教14年期间,方胜在学术科研的道路上“板凳坐得十年冷,亭前垂柳待春风”,写下了一篇又一篇看似枯燥无味实则充满诗意的文章,也用此攻克了一个又一个人文科研的堡垒。
 
    坚持方可见真章

    自2001年任教以来,方胜一直潜心走在国学研究的道路上。求知不难,难的是对知识一如既往的激情;钻研不苦,苦的是对命题始终如一的追求。方胜在《唐诗异文的形成与抉择处理研究》中,他提出了三个问题:“为什么会产生异文现象?是谁改动了这些诗文?我们如何对待唐诗异文这种现象?”他列举了唐诗异文中的一个例子,在崔颢的诗中有这样一句诗“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方胜认为其中的“昔人已乘黄鹤去”应该是“昔人已乘白云去”,而这个论断并非方胜老师的猜测,这是在他研究众多古诗中且整理古代书籍中所得到一个发现。有这样的一个发现后,方胜老师并没有停止自己的步伐,而是追根溯源,继续研究究竟谁改动了这句诗词?而改动的目的是什么?经过查阅资料,细细考究,最终得到原来是在古代古诗的传抄中对这此诗进行了改动。虽然现在大多数人习惯念成“昔人已乘黄鹤去”,但是方胜老师所追求的的也许就是所谓的“根源”,他说过:“无论做什么,一定要找到根源,尤为是做学术研究的”。

    方胜在2013年度安徽省高校古籍整理优秀研究生奖的颁奖仪式中,讲到古籍整理和研究与传统文化的传承有着紧密的联系,需要更多人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也许就是因为拥的有这样希望,方胜曾为了找寻一些不常见的书籍去过许多地方。正因为执着的方胜投入了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在文化科研这条道路他可以走得更远也走得更有意义。

    在学校的“科研贡献奖”颁奖仪式上,方胜说过这样的一段话:“从事学术科研,尤其是最古老,最传统的国学研究,没有灯红酒绿,没有莺歌燕舞,也没有鲜花和掌声,只有坚持不懈地努力和持之以恒的追求。”

    功夫不负有心人,方胜先后在《史学月刊》《中国历史地理论丛》《安徽大学学报》等中文核心期刊上发表10多篇学术论文,同时,他还主持了多项省厅级科学研究项目和多项校级科研项目,承担《大学语文》《中国文化导论》《美学概论》和《唐诗宋词赏析》等多门课程的教学任务。作为一名公共课老师,方胜除了灵活运用现代化教学工具,还尝试了“对话式”“互动式”教学,在他的课堂上总能听到学生们的笑声。

    问题意识助成长

    能够发现问题,尤其是有学术价值的问题,是开展科学研究的第一步。相信很多人对颜真卿的《劝学》都不陌生,“三更灯火无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看过五万多首唐诗的方胜就产生了这样的疑惑:“这是唐诗吗?”于是方胜开始研究颜真卿所有的作品,发现颜真卿并非有过完整的这样一首诗,这更激起了方胜老师的好奇心。在一次去外地考察时,方胜偶然听到了当地歌谣里面竟然有类似的语句,他开始对此进行了查证,最后发现,原来这首诗是清代末年民歌谣里面的一句话,至于为何成为颜真卿的诗,大概就是后来人在颜真卿写的字中“凑”出了这首诗。方胜说:“问题意识是需要培养的,首先需要从基础做起,无论做任何学科,基础知识一定要牢固。其次,一定要拥有探索的欲望,下许多的功夫,敢于发现问题,提出问题,不能够做的畏手畏脚。最后,对于产生的问题要进一步追问,把问题做到穷尽,这样才会有收获。”

    “对世界充满着好奇,才会激起我们不断探索的欲望,保持一颗纯真的童心,才会每天都有生活的新鲜感。”这是方胜老师在2014年度科研表彰大会时获奖感言中的一句话。凭借着探索的欲望,方胜老师提出了众多问题,然后用心思,费精力,追根求底,努力把事情做到更好。

    诗意生活幸福扬

    大多数做学术研究的人都会觉得在研究期间生活会枯燥无味,而方胜的科研生活却与众不同,充满诗意。有一天凌晨,方胜的妻子看到他还在看书,就说:“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聊斋》里面那些花妖狐媚都喜欢穷书生了,认真读书的男人最有魅力。”方胜却打趣道:“清贫的读书人吸引到那些可爱、善良的花妖狐媚,因为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希望与美好的未来。”

    在科研路上不免多生险阻,往往许多科研项目早早夭折,而方胜却一直坚持着,方胜常常用一幅清人的“消寒帖”——“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 勉励自己,每个字繁体是九划,每天写一笔,九九八十一天,九个字写好了,漫长的冬天便过去了。纵然是科研路上的艰辛,在方胜的口中却充满了乐趣,在他看来科研原来也可以很诗意。

    当记者问及从事多年科研工作时是否感觉到疲倦时,方胜这样答道:“做学术科研,是因为我之兴趣所在,同时科研是教学的支撑。做自己喜欢的研究能够给我幸福感,何曾有疲倦之说。”

    原来,在方胜的心中,从事学术科研也是一种诗意的生活。

撰稿、核稿:学生记者 毛立睿、鲁钰锋,宣传部 董淑平 编辑、审稿:宣传部 夏雅凤、董淑平)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